县长信箱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县长信箱

诉求内容

标题 投诉沛县教育局,北京赛车pk10单双新凤凰:孩子在学校死亡!教育局答复:“只能根据学校!”
来信时间 2018-05-16 22:26:23 来信人 程传圣
来信内容

         我们是一个农民家庭,家住江苏省、徐州市、沛县、农村,而在这个普通的家庭里,却遭遇着不幸和无奈··· ···          我家孩子程俊涵在小时候患有心脏病,爸爸妈妈为了不放弃孩子幼小的生命,已倾尽了全部家底,又和亲朋好友筹集了一些钱款,从徐州医院几经周折又去了北京,到了北京后,程俊涵的爸爸妈妈为救孩子不知道跑了多少个医院,也不知道求了多少个医生,无休止的奔波。          因救子心切,脚上磨出了许多水泡,为了省一分钱也要用在孩子身上,白天不坐汽车,夜里住桥洞子,为了这个幼小的生命,为了这个可怜的孩子,历尽了磨难,倾尽了心血,历经了千辛万苦,而身为孩子的父母,为孩子再大的付出,也是无怨无悔。          一个出生在农村家庭里的孩子,到北京这个大城市里去看病,谈何容易,在程俊涵治疗期间,医院里多次停针、停药、停止治疗,孩子的爸爸妈妈都是苦苦哀求,我们再想办法筹钱,我让家里再想办法筹钱,求求你们!不要给孩子停药!          孩子的爸爸再次靠亲朋好友的帮助,为孩子筹钱,儿媳从北京医院打来电话,向我哭诉、乞求,救救孩子吧!我是孩子的爷爷,我何尝不想?!儿子也从医院发了一个很长的短信,说他不想放弃孩子的生命,不想把小俊涵抱回家,只要能借到钱给孩子看病,我愿意一辈子受苦,去偿还!字里行间我仿佛看到了儿子无助的眼神,看到了儿子的无奈和渴望!此时此刻,我身为孩子的爷爷,儿子的父亲,我的内心深处又是何等的感受!          后经多次与亲戚、朋友邻居借钱,而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,已是负债累累,到现在家里还住着已四十多年的、阴暗、潮湿的老旧土墙屋,还有许多债没有还上。          在程俊涵住院治疗期间,因感染了肺炎不能做手术,而再次回到儿童医院,由于肺炎反复,多次转院,而家里所筹集的钱,光看肺炎都用光了,由于钱跟不上,断针、断药、病情反复,而家里也是无能为力,口粮、值钱的东西都卖掉了,找亲戚、邻居也无法再开口了,作为一个农村家庭,哪家都不很富裕,已到了山穷水尽,走投无路的地步!          爸爸妈妈紧紧的抱着苦命的孩子,看着孩子求生的眼神,只能是以泪洗面,悔恨自责,孩子没有错,都是爸爸妈妈的错!毕竟孩子是无辜的,再苦、再难、也不能放弃孩子幼小的生命!          于是,爸爸妈妈乞求好心的人们,帮忙救救这个可怜的孩子!便通过媒体、网上、基金会、好心人们的爱心传递,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伸出了温暖的手,共捐款五十多万,北京电视台、媒体、报纸、各大网站,相继报道了爱心人们的无私帮助,报道了坚强宝宝程俊涵获得重生的经历。          我作为程俊涵的爷爷,在此,我衷心地感谢曾经所帮助过程俊涵好心的人们!再次说声谢谢!!祝好人一生平安!!          后经北京华信医院,医生、护士的精心护理下,全国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,中华思源基金会的大力支持下,程俊涵在 2 0 1 1 年1 2 月1 0 日已手术治疗康复回家。          在我们家乡,在我们这个温欣的小院里,在程俊涵这个不平凡的童年里,我们总是叙说着小俊涵的故事,重温着救命恩人们的往事,时常数着星星,哪个星星是哪一个救命恩人,他们的家,很远、很远,亮一点的星星就近一些,天上的星星都看着你快点长大,不要做坏事,那些救你的爷爷、奶奶、叔叔、阿姨、大哥哥、大姐姐们,他们那里也是你的家,长大了要常去看他们,小俊涵很天真可爱,在这个充满温暖的家庭里,这个听话懂事的孩子重新给全家带来了欢乐,带来了欣慰和希望。          然而,事与愿违,在 2 0 1 7 年 1 1 月 2 2 日 十点多,而不满七岁的小俊涵的生命,就葬送在我们龙固中学全体老师的面前,在小俊涵的爸爸赶到学校后,只见可怜的孩子小俊涵独自一人躺在冰凉的地上,奄奄一息,老师们都袖手围观,无动于衷,既没有采取任何急救措施,也不送医院抢救,后经要求后,老师才愿开车给帮忙送到医院。          最终因延误了最佳抢救时机,孩子没能救回来,使这个无辜的孩子,这一条鲜活的生命!让时间无情的夺走了!          整个天都要塌了,全家人悲痛欲绝,爸爸妈妈紧紧的抱着可怜的孩子,看着小俊涵眷恋的面容,再次以泪洗面,悔恨自责,孩子没有错,都是爸爸妈妈的错,爸爸来晚了,为啥不再等等爸爸,可恨爸爸不是一名在场的老师,让孩子所受这么大的冤屈,连命都没啦!你们为什么都不管孩子,在这悲痛之中,为了让小俊涵安静的上路,当天下午就操办了后事,从此,小俊涵幼小的童年就离开了这个即温暖又冰冷的世界!          小俊涵是一个很活泼、可爱、积极向上的孩子,自手术康复以来,一直都没有出现异常,和正常孩子一样,为了能让小俊涵在学校里得到老师的一些关爱,也已告知学校老师,而小俊涵在学校不但没有得到关爱,反而还受到老师的欺辱、责打!而且用手扶住头打,还在众人面前,自然淡定。俗话说,打人不打脸,孩子也有自尊心,孩子也有自己的尊严,也不能任意欺辱、侵害。这只是看到的,而其他看不到的又会是怎样?          然而,使我们更无法接受的是,我们好端端的一个孩子,送到你们学校,就无缘无故的伤亡啦,这里面究竟又发生了什么?而谁又能告诉我其中的真相。老师们所说的,学校里已来了专业医生进行了抢救,而视频中哪一位又是你们的专业医生?这种谎言的代价,就是一条无辜的生命!而这种谎言、欺骗难道也是其中的真相,这里面到底又有什么隐情,我们苦于无法知道!          但是,我们只知道在现场的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孩子,谁家的孩子都是父母养的,而在别人的孩子命悬一线、需要救助的时候,到底为什么见死不救?到底又为什么不送医院?难道只有孩子自己的父母,爹妈,才有这个义务。救命如救火,救死扶伤是中华民族的优良美德,而到了学校为什么就荡然无存?而这种邪恶的悲剧!又是老师们的、良知?无知?还是素质?          当这个幼小的生命离开我们以后,家人们成天以泪洗面,无法承受,也无法相信这已改变不了的事实,到处呼唤着小俊涵的名字,撕心裂肺的悲痛,而孩子带着遗憾就这样无奈的走了,但学校却泰然自若,心安理得的回应:“只要是有心脏病的学生,在学校伤亡,不管什么原因,学校没有一点责任,孩子自身的问题,就有孩子自身无条件承担,救与不救,都和学校无任何关系!”  而学校蛮横、强硬的态度和逻辑,使我们不能跪服!          为了给冤屈的孩子讨个说法,在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里,学校仍然是同样强硬的态度,没有给任何说法和解释,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,在他们富有高等智慧、满腹经纶的老师、校长、面前,谈何、是非黑白、正义、邪恶,任何真理、事实都只是显得苍白无力,理屈词穷!          老乡们都对这个可怜孩子的生命感到惋惜,而哪里又能找到我们老百姓说理的地方,我身为孩子的爷爷,不甘心小俊涵在学校所受到的侵害与冤屈,便在 2 0 1 8 年 2 月 6 日通过网上国家信访给我们所死去的孩子小俊涵讨个说法。在国家信访局受理后,逐级转交到沛县教育局,而又是一个长达两个月的漫长期待,期待我们的小俊涵在天之灵,能洗刷世间所遭受的侮辱与冤屈!          然而,在 2 0 1 8 年 4 月 2 日沛县教育局下达了处理答复意见,《该电话录音》电话中说:“学校明确表示,给学校没有任何关系,没有责任,学校是无责,是明确表示!问:他们学校说没有责任,你们教育局作为学校的上级单位,而你们教育局认为学校有没有责任?答:我们教育局只能根据学校提供的这些东西,是学校报过来的,没有责任。问:学校的老师为什么不抢救孩子?为什么见死不救?老师为什么打孩子?她有啥资格?她有啥权力?谁给她的权力?难道学校就没有一点责任?请教育局给个交代,又怎么处理?答:那只是你们的说法,你给这个讲,给那个讲,各说各的理。问:我们所讲的都是事实,学校的视频就是铁的证据?答:那你去派出所报案去!你去法院起诉学校去!你们信访反映的问题,我们已经给你答复啦,具体你们满意不满意那是你们的事,这是我们教育局最终答复!”          盼星星、盼月亮、盼来了失望、盼绝望、盼来了人间真善美、假恶丑的真相,我们的一线盼望!孩子的一丝奢望!到底能到哪里去讲? 农民孩子的命就是一根草,何况咱们又是一个贫困潦倒的农民家庭,苦命的孩子总是生在穷苦的家,可怜的小俊涵带着侮辱与悔恨,已走了五个多月了,家人们欲哭无泪,深感愧对孩子,而家庭再卑微,毕竟孩子是无辜的,卑微、低贱家庭孩子的命,也是一条人命!          在他们所作所为的事实面前,又不欲与担当,我们又能奈何?而为了孩子的冤屈,我们只能是无奈的挣扎。          救死扶伤、保护学生的人身安全、是学校义不容辞的职责,难道学校不抢救孩子,就一点责任都没有?难道老师欺辱、责打孩子就合理合法?为什么教育局只能根据学校?孩子的命都没啦!而又为什么不能根据孩子?这到底又是为了什么?我以上所叙述的、每字每句都是真实情况,敬请尊敬的领导详细阅读,多加费心!在此,我身为孩子的爷爷,我所替我带着冤屈而死去的孩子,跪求尊敬的领导,为孩子讨个公道!让我们痛个明白!   附:程俊涵照片       老师打程俊涵视频       程俊涵在学校事发现场视频                沛县教育局通话录音 注:(1)程俊涵在视频中··上穿橙红色皮袄,下穿黑色裤子,裤腿有白色线条。        (2)教育局通话录音,因不会操作,无法上传。     注:以下视频中··程俊涵上穿橙红色皮袄,下穿黑色裤子,裤腿有白色线条。 http://www.taroudantimmo.com/128/v_show/id_XMzYwMjQ3MTMyNA==.html?spm=a2h1n.8251843.playList.5~5~A&f=51735696&o=1    

受理回复

答复时间 2018-06-07
答复内容

程传圣: 您好,接到转来信件后教育局就反映的相关问题进行认真调查,现将有关情况答复如下: 一、反映的主要问题 程传圣的孙子程俊涵自小患有心脏病,在2017年11月22日,程俊涵在龙固中学心脏病复发,送往医院后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程传圣于2018年2月6日通过国家信访局为死去的孩子讨说法,认为学校没有及时将孩子送往医院延误最佳抢救时间,学校没有尽到保护学生人生安全的义务,要求学校给出一个合理解释。其对我局给出的办理结果表示不满意。 二、对反映问题的核查情况 经查,事发后学校立即启动应急预案,联系家长、医院,积极配合治疗,所有知情的学校领导和老师都尽职尽责,主动想办法施救,仍无法挽回悲剧的发生,学校对此深表痛心。 沛县教育局接到信访转办单后,经深入了解,于2018年4月2日出具了答复意见书,反映人对此答复意见不满意。 三、处理意见 经与反映人电话沟通,其本人不同意以上答复。责成龙固中学进一步做好家长的解释工作,如对学校的做法表示异议,建议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。 

  • 非常满意满意 一般 不满意

  • 来信人评价:
  • (注:来信人可对回复内容进行评议,100字以内)